从“九”之帝王书体说开去
2010-11-22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6030)次】

      所谓"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解“九”字:所谓九天的“九”,一方面说明天有九层境界,另一方面九在周易学说中代表阳数的最大,代表天,代表帝王等,所以在书法表现中,仔细观察唐太宗《晋祠铭》书法,其大多数单个字的结体都很长,特别明显的如“辅”、“锡”、“居”等字尤为明显,达到“九”数标准,再观宋徽宗赵佶瘦金体瘦挺爽利,侧锋如兰竹,字形结体也长到九,接着往下看,清代康乾二帝留在江南园林的题字的结体亦是长长的。看看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字,“为人民服务”的“为”“人”为何也如此长得夸张,“解放日报”的“解”、“报”字也这么长,其他老一辈革命家朱德、周恩来题字其字体结构也超过常人,再看江泽民总书记、胡锦涛总书记的题字不也是这样吗?网络发达,这些人的书法可在网上自行查询。当然我们是社会主义,不存在帝王将相,我们只是讨论书法的表现形式。知道帝王书体此类风格的人运用到其他的艺术领域有成功先例,齐白石画虾,其虾的身体肢节的长度组成了“九”,甚至所画虾须的线条也达到了九数,他款识的字的结体一般也是长的,到九数,他懂得“九”数。所以存在帝王风格的书法表现形式。

所谓“五洋捉鳖”,一方面也按周易的五代表土,代表老人,代表宗教,代表入土的东东,其在书法的表现为大量汉、魏墓志铭、宗教类的其结体均为方方正正的,如衡方、郑文公、龙门、泰山金刚经、敦煌写经等,此为“五”为宗教字体具体表现。另一方面绘画中也有此规矩,例如给老人祝寿的蟠桃,为何画家都会把桃子画成呈正圆形状,而不是什么椭圆等其他形状呢?同样,古代帝王陵道旁的神兽雕塑外形也是如此。这些都是“数”在艺术表现中应有的规矩。

所谓“泥牛入海杳无音”为何要找泥牛,它代表什么?毛主席寻找泥牛是为了找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根,牛在中国传统中具有开阳、上升的寓意,所谓“牛气冲天”,所以股市大家都喜欢牛市是上升的,不管是美国华尔街还是国内的证券公司门口都会安置一头低头拟上拱的公牛。牛、牛角是开阳之物,哪书法如何开阳呢?我会慢慢讲下去的。

来这个网站的道友大致可分为二大类,一为书法爱好者,一为书法研究者,对于各自的定位,不加妄言,恭请诸位自行判断。对于书法爱好者的要求可以低点,对于书法研究者,希望我们对自我的要求要高些,应该从浩瀚的书法海洋中进行大浪淘沙,从中寻取书法在各个时期的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存精华去糟粕。

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她应具备艺术所有的美学原理。如何叩开美学之门呢?首先,你需要一颗虔诚的心。西方基督教说,你要得到上帝的庇护,你就必须首先向上帝真诚地敞开你的心灵。东方佛教说,心中有佛,佛光才能普照你的身心。儒教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对于书法,我们也应该从心中虔诚地对待,“书法进博物馆”不管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说,难道不应该吗?想想,你的书法作品能被博物馆收藏,你会不送吗?一幅己经进博物馆的书法作品送给你,你会不要吗?石鼓不就是在石头上面刻有几个“文字”吗?出土后为何各朝各代都尊为国宝?为何八年抗战,国民党政府还要把她们这十块石头不辞辛劳地西迁?答案不言自明。

其次 ,叩开美学之门需要我们博览群书,多方位地涉猎其他艺术领域,正所谓书法在书外。朱光潜先生在他的《怎样学美学》中要求我们:“要懂得一点文艺,或者学点绘画,学点雕刻,或者学点文学,最好能动手创造。”

再次,作为我们平民百姓来说,对事物的评判和趣味倾向多侧重于感性的、直观的方面,只有当更多的人通过不断的自我、本我、超我地学习,掌握和具备了自己特有的人文本质,才有可能发现、领略和欣赏更高形态、更深层次的美。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

所以,对于美来说,朱光潜提出,凡是人们认为美的事物,实质上已不是事物的本身了,而是已经人的主观意识的作用,成为美感的认识对象的事物的形象了。一如柏拉图关于“床”的理念,从意识的床--工匠的床--画家的床。黑格尔在《美学》第1卷第21页上说:“乍看起来,美好像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当时不久我们会发现:美可以有许多方面,这个人抓住的是这一方面,那个人抓住的是那一方面;纵然都是从一个观点去看,究竟哪一方面是本质的,也还是一个引起争论的问题。”这就需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其次,每个人的学养、天赋、阅历等存在着大不同,所以我们不能也不可以以同一美学、艺术的审美模式去审视,去抬高自己、贬低他人。
有很多人都说书法很玄奥,其实不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