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毅丹青大家说 ――理论家评论摘要
2010-11-22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6065)次】

  花鸟天地·人化自然

    展示出一种飘逸、疏朗、清新、幽雅的艺术风格

    美术理论家唐世和说:

    李人毅花鸟画的主要特征是:突破了文人画抒发个人小情调,走出画家仅仅表达个人超然淡化的内心世界的局限,步入了以花鸟画抒发人民群众的大情怀,表现民族大魂魄的大花鸟画的精神境界。画家作品的文化底蕴的厚重和画家在中国画的继承和发展上艰苦的追求,呈现出别具一格的艺术面貌。

    他把写生、默写、忆写与写意并用,描绘大自然中的花,描绘自己心中的花,写景生情,造景赋境,展示出一种飘逸、疏朗、清新、幽雅的艺术风格。

    李人毅先生的写生式作品体现深厚的艺术功力,是以描绘对象的本来面目为基础,追求自然美。画家以花喻人,歌颂生活,赞美崇高。十多年来,他勤奋耕耘、默默收获,以长期不懈的努力为人类艺术宝库采撷了大量丰富的艺术成果。而他的许多作品,却一直是处于深藏的状态没有面世。

    美术理论家黄丹麾说:

    李人毅的写意花鸟具有一种大气磅礴之势,它并不追求唯美主义,而是以物喻人,把人格力量加以对象化,自然的花鸟在他的笔下气象雄伟,有一种盎然的生机。李人毅将自己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反思和主观世界的感悟、冥想深深地植入花鸟画创作之中,在“自然的人化”或“人化自然”中开拓花鸟画表现的新路径,从而使其花鸟画作品的达到了一个较高精神境界。

  花鸟天地·金鸡畅想

    淋漓尽致地发挥传统的中国画的笔墨特长

    美术理论家唐世和说:

    作者通过对鸡的形象、动势的刻画,把古人赋予鸡的人文品格表达的淋漓尽致,即符合生活的真实,又展现了造境自然的境界,从而创造了威武志坚,邪恶不侵的阳刚高格。

    人毅画鸡画出了境界,画出了高格。而画品如人品,我们透过人毅的花鸟作品,看到了他身上更有启迪价值的东西――一个艺术家的综合素质在。在中国美术界,大家都知道,人毅是个为人忠恳、做事踏实,并在文学和美术两个领域都有成就的人。他的综合素质就是在生活中不断积累和充实的。仅就画鸡而言,有以下4个特点:1生活积淀渐进深厚。2文化底蕴不断充实。3艺术修养不断加强。4思想修养日渐成熟。综观人毅的综合素质,他以大众的审美标准为价值取向,淋漓尽致地发挥传统的中国画的笔墨特长,以鸡言志写情,情深厚、志高远,他画的鸡定会得到大众的喜欢。人毅鸡年画鸡,金鸡畅想,寄之以笔墨之情;艺术家积健为雄,水到渠成,展现了人文内涵,必然引起广泛的共鸣。

    花鸟天地·抽象变奏

    以“变实”的艺术形式,开拓了花鸟画表现历史题材的新空间

    作家李占恒说:

    纸还是那纸,墨还是那墨,技法也还是中国画的技法,讲笔墨,讲传统,讲意境,一次东西方绘画艺术的响亮碰撞,抽象表现主义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力,人毅的艺术实践证明,甜美的花鸟,秀丽的山水,可以表达重大主题,可进行历史思考,可以张扬艺术家的创作个性……人毅的画风革命是有目共睹的,比昨天说今日,人毅的水墨丹青有了风骨,多了厚重。

    人毅并不想将人坠进五里云中,他的抽象梅花变奏系列是可以触摸的,是能够破译的。人们可以从这一系列画作中看到三星堆造型艺术在变幻中的整合;新乐图腾艺术在象征中的借鉴,及意识流表现方式对

画家创作思维的干预……作品中的线条、色块无论怎样变异,其实,仍然是树干与花朵的关系,梅花变奏,变的是塑造梅花形象的典型环境,奏的是梅花的颂歌,即,艺术家在典型环境中塑造梅花的典型性格:顶风冒雪,披荆斩棘,向着太阳微笑,向着春天开放。梅花是画的主角,梅花是画的魂魄;梅花作为艺术家情怀的寄托,人毅把梅花寓做了中华民族,中国精神。

    美术理论家唐世和说:

    李人毅变实的作品是以描绘对象本质属性为目标,追求浪漫色彩,赋予瑰丽想象,体现中华文明和民族魂魄的精神内涵的一种花鸟画新形式,以“变实”的艺术形式,开拓了花鸟画表现历史题材的新空间。画家写实与变实结合的作品,既表现对象的具象美,又反映对象本质属性的抽象美,同时还有深刻的人文精神。由于突破了古代文人画的一般模式和某些思想内涵的狭隘性,确立了当代文人画的一种新模式。

  人物风采·荷花仕女

    人物画在与花鸟画结合中突出了主题,花鸟画则在人物画里得到了提升

    理论家黄丹麾说:

    李人毅的水墨情节画,就是在现实主义理论指导下的一次艺术实验。他在尊重艺术真实的前提下,将国画人物置于一定的场景之中,在典型环境中描绘典型人物的形象、性格和气质,这就把典型人物的刻画与典型环境水乳交融地统一起来。李人毅的“仕女画”系列虽然也是以妙龄美女为题材,但它打破了仕女画的樊篱,大胆地将花鸟画引入仕女画中,以含苞待放及正在绽放的荷花作为仕女画的背景,以此喻示少女的清纯、美艳与“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气质,从而使仕女之美不再局限于外貌,而更体现在品德之美、精神之美,这就大大地提升了仕女画的人文意境。

    作家李占恒说:

    很显然,他的人物画在与花鸟画结合中突出了主题,而花鸟画则在人物画里得到了提升。当然,被提升是画家的创作水平和艺术境界。

    美术理论家唐世和说:

    李人毅认为:“中国画的技法只有相互借鉴综合运用,才能促进内容的充分表达;而丰富多彩的内容的充分表达,又势必促进各种技法的不断更新与发展。这种内容与形式的相互制约与协调发展,构成了中国画创新的基本规律。”李人毅正是一贯坚持这样一个艺术规律,才在他的艺术实践中始终坚持画大主题,始终寻求艺术表现的大突破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