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书画家龙开朗
2010-4-29  来源:财神爷网  【点击次数(16265)次】
  龙开朗,著名版画家,贵阳学院美术系教授。
  龙开朗为华君武制作的藏书票。
  龙开朗创作的国画《大明山风光》。本版图片均为龙开朗提供
  龙开朗的书法作品。
  龙开朗的白描《贵州民族民俗风情·布依族》长卷(局部)。

娱 海看星

  本报记者 蔡立梅

  知道龙开朗,很多人是从他的版画开始的——早在上世纪60年代,他的版画、尤其是反映少数民族题材的版画作品就备受关注,由国家文化部推荐出国,曾先后赴前苏联、法国、丹麦、爱尔兰、日本、加拿大、意大利、东南亚国家及港、澳地区展出。1996年,他获得了“鲁迅版画奖”,这是中国版画家协会颁发给在版画艺术上有杰出贡献的新兴版画家的最高奖项。不过,4月6日,龙开朗出现在“贵阳南宁书画名家作品展——龙开朗、曾邕生书画联展”上,却是以一位书画家的身份,他此番来邕展出的作品,不是版画,而是他新近创作的一些书画

  

  因画结缘

  华君武赠送木刻刀

  在《龙开朗书画》这本小画册上,记者注意到,封面题字是华君武先生所题。原来,龙开朗与华君武结缘,也缘起版画——

  “1964年,我创作了一幅版画作品《林海》,在全国参加展览还得了奖,当时华君武先生看到这幅作品以后非常喜欢,他想收藏这张画。我知道之后很快就印好了给他寄去,他收到之后马上就给我寄了一副木刻刀,而且写信来鼓励我。”

  多能的龙开朗,版画之外还涉猎油画、国画、书法、篆刻等诸多领域,甚至开中国藏书票制作之新风。在他制作的中国文化名人系列藏书票里,记者看到了龙开朗眼中的华先生——叼着大烟斗,手执一支直挺挺的笔,那支画笔比华先生还高一截,就像一杆枪一样;最好玩的是,戴眼镜的华先生竟周身长刺,像只刺猬。

  “华先生画漫画,秉笔直书,讽刺辛辣,很有战斗力。华先生很喜欢这枚藏书票。”龙开朗笑着回忆。

  

  长在贵州

  白描“贵州少数民族清明上河图”

  贵州自然是没有“清明上河图”的,待到龙开朗画的《贵州民族民俗风情长卷》出炉,人们惊呼:这就是“贵州少数民族的清明上河图”!

  龙开朗是侗族画家,1998年的黑白木刻版画《岜沙汉子》,便取材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丙妹镇岜沙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龙开朗到岜沙体验生活,和岜沙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直到10多年后,那些印在脑海中的记忆酝酿出了《岜沙汉子》。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太熟悉了,他们都在我的脑海里。”龙开朗指的“他们”,是贵州土地上的少数民族,“在贵州,创作上系统地关注少数民族原生态题材的书画家比较少,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填补一些空白”。于是,龙开朗着手创作《贵州民族民俗风情长卷》。带来南宁展出的作品中,就有长卷中的局部。

  “去年画了七八个月,画了侗族、苗族和布依族。今年还要继续画,画水族、仡佬族、瑶族和彝族等,这是贵州主要的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长卷画10多米,合起来就是百米长卷”。展开长卷,只见每个民族的长卷伊始都有该民族的介绍及该民族的民居图景,而民族的节日、习俗、劳作生活,是一幅幅白描的图案,没有任何色彩,龙开朗觉得,“少数民族是很朴素的,最适合用白描手法来叙述”,“单纯而醒目”。

  “少数民族的服饰色彩那么绚烂,不用色彩表现多遗憾啊!”记者提出自己的疑惑。龙开朗解答道:“我主要是用线条来表现,这个民族服饰最主要的东西,比如项圈、首饰等这些细节都会有表现,去掉纷繁的色彩,恰恰是要表现它最本质的东西。”

  因为熟悉,龙开朗既书又画之余,还撰写出版了一本《论侗族服饰艺术》,从美学角度去写侗族服饰之美。

  

  我画我的

  “有文有野”写慧心

  留意看龙开朗的书画作品,会发现他有一方闲章“我画我的”——这是他自己篆刻的。原来,龙开朗不是科班出身,没有进过艺术院校,没有投门拜师,是自学成才的高手。在艺术实践中,他无拘无束师法自然,在书画世界中自由挥洒创造,“我画我的”,既是他艺术实践的自白,又是他书风画风的诠释。所以,观其画作,总觉意境高远、灵气飞动,有行家点评,他的画作画出了“山水的生命”,充满“味、情、气”,其山水画尤为气势宏大;他的书法则以行草不凡功夫,形成独特的古拙书卷意趣。

  “善书善刻,有文有野”。这是一位艺术学院教授对龙开朗先生艺术特点的点评,“大概指的是我的书画既保存了中国的书画传统,又有自己的个性”。龙开朗觉得,“在艺术追求上得要有个性,我不要去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不要把艺术创作变成程式化的东西。不管在绘画上,还是在书法上,都要自创一片天地”。

  从上世纪80年代起,龙开朗就开始探索融书画于一纸的现代书法。他的现代书法,不是书与画的简单相加,亦非大篆或其他字体的简单变形,更非追求时尚的“包装”,而是在书的运笔用墨中,融入画的元素和技法,赋予新意,把传统书法固有的特质、韵味更加鲜明地凸现出来。

  龙开朗向记者展示了他的一幅书法作品:“酒色财气”四个草书大字,底下是一首自撰的打油诗: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谁能跳出墙外去,不是神仙也寿长。看罢,记者感慨,问世间有谁能跳得出去呢?“跳不出。真正能跳出的人太少了。”龙先生连连摇头。

  在书法创作中,龙先生还喜欢写一个“悟”字,他的书法作品集封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悟”字,下面是林语堂关于“悟”的一段话。“一个‘悟鈥欁郑梢允嵌云沛妒澜缰谏牧宋颍部梢允嵌砸帐踔赖母形颉”龙开朗说,除了“悟”字,他还很喜欢苏东坡的一幅对联:功名身外物,多得也罢,少得也罢;富贵眼前花,早开何妨,迟开何妨。这次来邕联展,他特意撰写了这幅对联。

  龙开朗已经来了几次广西,上次来特意去了一趟大明山,在山里待了一星期,写生,搜集素材。这次画展上,他带来了上次写生的成果——一幅八尺大画《大明山风光》。画中,色彩明艳的植被,潺潺的流水,展示了大明山葱郁的生命力。画中硬朗的线条,丰富的

层次,使整幅山水画看上去如壁画一般,极富质感。“用壁画的形式来创作山水画,这也是我的一种探索”。之前在绘制贵州喀什地貌的山水风光时,龙开朗也是用这种表现手法。

  “广西和贵州山水相依,山水风光多相近,民族风俗也有相通之处,文化上可以多作交流”。龙开朗曾几次到北部湾采风创作,此次来邕联展,本来只计划展出一星期,后来应观众要求延长了几天,他计划下次再来南宁做版画个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