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批评研究”60年
2010-11-22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5929)次】

  ——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

  60年前,毛泽东在《讲话》中曾经明确指出:"文艺批评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许多专门的研究。"今天重温毛泽东这一教导,我想回顾一下我们"批评研究60年"的历程:我们走过的60年是一个怎样的历程?60年来的"批评研究"都有哪些研究成果?现在怎样才能把批评研究推向21世纪?下面,我谈一点具体看法。
  "停滞期":50年的漫长历程
  平心而论,对毛泽东这一"教导"、"指示",我国文艺理论批评界,当初就没有真正理解、弄懂,在其后长达50年的时间里,即使在"高举"、"照办"的年代里,也并没有真正落实、照办、执行。换句话说,所谓对"文学批评"的"专门研究",几十年从来就没被重视过,至今仍是一个薄弱环节。谓予不信,请看事实:
  其一,我国各种"协会"、"学会"、"研究会"多如牛毛,一个古代诗人、作家、一本古典名著就有一个全国性"研究会"。然而,建国以来,至今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文学批评"研究会"、"学会"、"协会"之类的学术团体或机构,省级的"文学批评研究"学术团体、机构也属凤毛麟角。
  其二,从学术队伍和研究成果方面来看,更是势单力薄,不成规模。文学批评研究者少,形不成梯队。批评研究论文也很少,与建国后新建设起来的现代文学史、现代文学批评史、文学理论等学科的长足发展并成为当代"显学"的情形,更是无法相比。
  其三,目前我国文艺理论批评界的"专门研究"观念还很淡薄。我国社会科学研究课题中,国家级、省级的批评研究项目也很少。
  50年来,批评研究不受重视,我国批评研究事业实际上处于一片沉寂的"停滞期"!重温毛泽东的"教导",反思50周年的历程,我们应当得到启示与教训。
  世纪末的崛起:90年代批评研究的重大突破
  80年代末"停滞期"结束,90年代我国批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具体说来,就是:1988年3月在武汉举行"全国首届文学批评研讨会","基本赞同创立文学批评学的构想";《文论报》等报刊开展"关于建设文学批评学的讨论";特别是90年代以来,王先霈等著《文学评论教程》、潘凯雄等著《文学批评学》、黄展人主编《文艺批评学》、李国华著《文学批评学》等几部文艺批评研究专著先后问世,标志着我国文艺批评研究进入了建设阶段。王著《文学评论教程》和李著《文学批评学》先后被列为"高校文科教材"和"普通高等教育'九五'教育部重点教材",文艺批评学作为一个专业方向纳入高等教育学科建设之列,标志着文艺批评学教育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90年代诞生的这几部文艺批评研究专著,起点较高自成系统,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就是它们对文学批评学的基本范畴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研究,初步建构了作为一个独立学科的文学批评学的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大体由五编构成:"本质论"从批评本体的特殊内在机制和外在形态上揭示文学批评的"艺术性科学"本质;"标准论"从中西标准系统特别是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标准论与新时期我国文艺实践的结合上,确立社会主义文学批评的基本标准;"方法论"在介绍中西方主要批评文学的基础上,集中阐述批评写作的基本原理,描述批评写作的基本程序和技术、技巧,进而对批评主体的修养提出基本要求;"发展论"在简略描述批评发展历程的基础上,总结概括出文学批评发展的基本规律。学术界认为这是一个具有较高科学性、完整性、统一性的理论体系。
  其次,在"坚持--运用--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方面也作出了重要贡献。它们不仅坚持为马克思主义经典论述设章置节,更重要的他们十分注意结合新时期的文艺实践进行阐释发挥,为建设马克思主义当代文艺批评学而努力。
  再次,对一些具体范畴的研究颇有创新。
  综上所述,这一批专著确实为中国文艺批评学的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为进一步建设中国文艺批评学奠定了基础。但是,它们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它们毫不例外地具有一切学科初创阶段的不足和缺陷。
  走出"误区":我国"批评研究"的根本出路
  误区之一:"小道论"。我国历来只有"诗文评"的概念,进入现代社会以后才有所谓"文学批评"的观念。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它被看作"集部的尾巴"、"并不曾成为独立的学问";"在一般学人心目中--只是小道,算不得学问",它不过是"雕虫小技"、"无根游谈",而且是"小中之小,不足深论"的"小道"而已。既然这样,人们宁可"雕龙"而决不"雕虫",那些教授、学人当然更不会把它当作"学问"来作了。
  误区之二:"附庸论"。这种观点歪曲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共存共荣的关系,视文学批评为文学创作的"傧相"、"伴郎",或把它看成是长在创作之树上的"蘑菇"、"木耳"之类的"寄生虫"。
  误区之三:"工具论"。此论源远流长,影响极广。古罗马的贺拉斯在《诗艺》中把文学批评的功能概括、比喻为"磨刀石",说它可以使"创作这把刀子更加锋利";现在普遍流行的说法是文学批评是"抬轿子"、"吹喇叭"和"打棍子"、"戴帽子";在社会大变革时期,则成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如果说这是讲文学批评的功能,虽然偏激,但尚无大错;然而,长期以来很有一些人却把它当作文学批评性质的经典论述,这就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错误。
  误区之四:"经典崇拜论"--对毛泽东有关论述误解和迷信而形成的误区。众所周知,毛泽东有一句名言:"文艺界的主要的斗争方法之一,是文艺批评。"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这句话讲的是文学批评的性质,即"文学批评是文艺斗争的工具"。甚至在90年代还认定它是"对文艺批评性质的科学回答"。在我看来,把"文艺界的主要的斗争方法之一,是文艺批评"这句话,简单地转换成"文艺批评是文艺斗争的工具",并进而把"工具论"看成是毛泽东对文学批评性质的界定,并不符合毛泽东的原意,实属对毛泽东这一经典论述的误读,是根本错误的!实事求是地说,毛泽东在这里并没有去回答"文艺批评的性质"问题,所以,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对文艺批评性质的科学回答"。更严重的是,长期以来人们不仅陷入误读不能自拔,反而把误读当成科学而迷信崇拜!在一些人看来,经典作家已经为我们作了结论,那是终极真理,当然也就不用再去进行"专门研究"了。
  误区之五:把"文学理论"与"批评理论"混为一谈,合而为一。这种观念,在文艺理论批评界、教育界颇有市场。90年代人们为"挽救批评"而发表的一些文章虽然不乏远见卓识,但它们大都有意无意地把"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理论"混为一谈了。在教育界,这种观点的突出表现就是文艺理论独霸课堂,不给文学批评理论立足之地。这两种表现,完全混淆或根本没有弄清"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理论"这两个独立学科的界限。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正是它们严重影响着我国文学批评研究的正常进程。实践证明,不彻底破除这些错误观念,文学批评研究就很难向前推进一步!
  让我们沿着《讲话》指引的方向,深化对批评的"专门研究",以新的努力,把我国的文艺批评研究推进到21世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