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改革渐近 中国离“橄榄型”社会有多远
2010-6-30  来源:财神爷网  【点击次数(11158)次】
近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大幅增长,但分配失衡的问题也日益凸显,由此更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所幸,从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近日国务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意见,再到近期中央一系列涉及收入分配话题的密集表态中,人们看到了收 入分配改革的希望。5月,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闻世震、吴晓灵率调研组兵分两路,分别选取东、中、西部地区的样本省市进行密集调研。与此同时,国家发 改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分别展开调研。随着调研和各部委讨论的推进,由国家发改委起草的收入分配改革草案已接近完成。

中国在走向“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的路上已经看到曙光。

观点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能总是望梅止渴

就收入分配改革的必要性、紧迫性以及改革阻力、方向等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 表示,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年内应该会出来,中国现在已经基本具备条件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年内应该会出来,但实际上年内出不出来,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儿。中国现在已经基本具备条件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但现实中 实不实施、什么时候实施,也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儿。画饼难以充饥,望梅不能止渴。“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已经不是一个新话题了,它现在所处的位置,可能正好是 不能充饥只能画着的“饼”,不能止渴只能望着的“梅”。

2009年,国际通用的、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我国已经达到了0.47。国际上通常认为,基尼系数0.4是警戒线,一旦基尼系数超过 0.4,表明财富已过度集中于少数人,该国社会处于可能发生动乱的“危险”状态。实际上,收入分配不合理、贫富差距拉大,不再是老百姓不满的思想问题了, 已经导致了不少严重的社会问题。

新华社研究员丛亚平和李长久直接指出:低工资曾被认为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优势,然而,长达30年的低工资,使中国的国富民强成为奢望。中国工人 在没有什么社会保障的情况下,平均工资至今仍只是美国工人平均工资的6%。

笔者认为,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提高劳动者收入,不能止于道德呼吁,需要切切实实的举措。“工资倍增计划”自2007年被提出至今已三年,但进 展不大。呼吁了多年的制定《工资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2009年表示正在酝酿,到了今年,还没出台的《工资法》就已经自动降格为行政规章 《工资条例》。

越来越多的劳动者期盼政府坚定决心,希望“收入倍增计划”不再是劳动者不能止渴只能望着的“梅”。也惟有如此,才能尽快实现我国经济结构的调 整,建设创新型企业、创新型国家,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作者:郭文婧来源:人民网)

国际上,常用基尼系数来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这个指数在0和1之间,数值越低,表明财富在社会成员之间的分配越均匀。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 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 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

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上世纪60年代,我国基尼系数大约为0.17-0.18;上世纪80年代为0.21-0.27;从2000年开始,我国 基尼系数已越过0.4的警戒线,并逐年上升;2006年已升至0.496,2007年达到0.48。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数据,2007年-2008年各国基尼系数为:

美国:0.408 美国的富裕程度远高于中国。不仅富豪人数多,他们所拥有的财富也较中国富豪高几个级别。而不太显著的0.408基尼系数说 明美国的财富差距没有想象得那么大。

俄罗斯:0.399 转轨之后的俄罗斯给我们的印象是经济倒退、社会动荡,财富分配两极分化非常严重。俄罗斯石油大亨奢侈及其权贵窃取国有资 产等新闻不时见诸报端。但俄罗斯0.399的基尼系数,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俄罗斯。

正方

贫富差逼“红线”

收入分配,民生之源。但在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收入分配差距问题却日益凸显。

目前,中国基尼系数为0.5左右,无疑已超过了国际上惯例的警戒线。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调查数据也同样验证了我国收入分配不断扩大的现状。根 据数据显示,城镇居民最高和最低10%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从1985年时的2.9倍,上升至2005年时的9.2倍,而目前这一收入差已达到惊人 的20倍之多。

我国收入分配严重失衡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垄断人为地抬高了一些部门、人员的收入。”有专家指出,目前各行业间的利润差距越来越大、企业利润 向少数几个行业集中。根据中国经济统计年鉴的数据,有的垄断行业职工收入比中国职工平均工资水平超出4倍到10倍。而政府主导的经济使得收入分配倾向于政 府与资方,不利于一般劳动者。

同时,再分配也并未对收入差距产生明显改善作用。数据显示,中国公民纳税仅次于福利极高的法国,居世界第二,享受的福利才占税收的8%。政府 财政收入中教育、卫生、社保等公共开支的比例,美国为42%,英国49%,加拿大52%,我国仅占8%。“居民收入增长慢,社会福利支出增长慢。近10多 年来,国民收入分配一直在向政府倾斜。”上述专家指出。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我国目前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仍存在着不合理的现象,如居民收入在 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偏低,在初次分配中工资所占比重偏低,而城乡居民、不同社会群体之间两极分化严重。

“这不仅造成消费投资关系的不平衡,同时也影响着社会的和谐稳定。”奚君羊指出,这主要是由于我国的经济结构不合理,包括商业环境、地理环 境、文化程度等还不成熟造成的。

税转薪促平衡

我国贫富差距逼近社会可容忍“红线”,而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国家应该让利,让人们获得更多利益。”汪康懋对《国 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国家应该减少城市公用事业费,比如电费、手机费等,给人们实实惠惠的“大红包”。

根据2009年福布斯中国财富排行榜统计,前400名富豪中,房地产商占154名;在前40名巨富中,房地产商占19名;在前十名超级富豪 中,房地产商占5名。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中国财富的主要集中地。对此,汪康懋指出,应该采用混合批地的方式。具体操作方式是将批下来的土地中应有 30%-40%用于建造保障房,而此前北京所批的5%造平价房的比例太少。

汪康懋同时指出,可以从三方面对收入分配进行改革。“首先,将公用事业的费用降下来。比如以上海为例,可以将公交系统的消费价格降低至北京的 水平。其次,采取实名储蓄制度,对收入相对较低的人进行利息补贴。具体而言,就是提高低收入人群的利息率,使之真正享受实惠。再次,可以设置类似其他国家 的保险卡制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