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
  • 舞蹈|
  • 京剧|
  • 越剧|
  • 豫剧|
  • 黄梅戏|
  • 昆剧|
  • 粤剧|
  • 川剧|
  • 小品|
  • 舞龙|
  • 舞狮|
  • 乐器
《毛泽东传》作者:邓小平已经超越了毛泽东
2010-11-24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5675)次】

核心提示:邓小平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就去世了,他们是伟大的,但我们不应指望他们会活过来,并帮助我们解决今天面临的所有问题。”他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问题解决者之一。从哲学方面来看,他超越了毛泽东,将中国社会主义置于19世纪追求自强的曾国藩和李鸿章的传统之中。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摘自:《文汇读书周报》2010年09月03日第16版,作者:罗斯·特里尔,原题:《罗斯·特里尔:我与中国》

罗斯·特里尔是《毛泽东传》的作者,《我与中国》是他的又一力作。他以记者之笔,讲述自己在中国的游历和对中国的解读,记录几十年间世界政治舞台的风云变幻,中美、中澳关系的峰回路转。这是一个美国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激情澎湃的故事,这是东方与西方相遇的故事:总统、外交官、平民百姓纷纷登场,珍贵照片和独家资料全景展示。本文摘自《我与中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澳大利亚镜像中的中国

20世纪50年代,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资料是很有限的。当时有新华社通讯。这个通讯社宣称:中国的朋友遍天下;钢产量跃居前列……成千上万的非洲人到北京“向毛主席致敬”。可怕的谣言也从香港流传到澳大利亚。一些愤怒的中国难民逃到西方后大肆渲染在中国的苦难境况。墨尔本和悉尼的毛主义者里也有意识形态的辩论;愤怒的反共分子中包括认为共产主义对基督教构成威胁的西方传教士。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澳大利亚在外交上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使在新中国成立后,澳大利亚仍继续承认蒋介石领导的“中华民国”,不过,整个20世纪50年代澳大利亚都没有在台北建立大使馆,也没有允许在堪培拉建立“中华民国”大使馆。读本科时,我帮助组建了一个“承认中国”团体,主张放弃台北,承认北京政权。我和我的一些同学认为中国是亚洲的中心,而澳大利亚却似乎对此视而不见。“不承认北京的政策将很难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我在第一次发表的一篇文章里写道,“事实可以争辩,但不容否定。”

哈佛镜像中的中国

在美国政治领域中,中国问题总是很敏感,我的哈佛之路差点因此而中断。由于我1964年曾访问过“红色中国”,因此,要获得去美国的许可是很困难的。1965年9月,正当我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去马萨诸塞州时,墨尔本的美国官员却拒绝给我签证,理由是我反对越战,并且支持承认北京政府。在拒绝我的申请时,林·若可领事写道:“你的观点与美国的国家意志不一致。”这恰似一个外科医生告诉我“你的血型不符”。

我一边拿着这封拒绝信,坐上有轨电车去美国总领馆,一边在深思“美国国家意识”的潜在含义。若可女士问我是否去过中国,我承认了这个“过错”,并宣称自己的动机是出于好奇。她把一份装订好的文件推到桌子一边。“这份抗议美国政府试验核武器的请愿书上是你的签名吧?”“是的。”“你知道在你签名的后面是谁的签名吗?”我看了下那一栏签名,认出了是墨尔本一个非常著名的共产主义者的名字。我分辩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你签名之后还有谁会签名。”若可女士并不在意我的话。

哎呀,人生与其说是一场争论,倒不如说是一场搏斗。使裁决撤销的不是针锋相对的争论,而是工党的干涉。反对党领袖亚瑟·卡尔维尔给驻堪培拉的美国大使写信,说我是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和共产党没有任何瓜葛。若可女士很和善地放弃了先前的决定,给我办了签证,还祝我在美国一切顺利。

 

1971年4月罗斯·特里尔(二排右一)与周恩来合影

经历“文化大革命”的中国朋友

郭沫若是著名作家,他也是毛泽东的朋友。1971年他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我,并与我进行了交谈,《人民日报》和其他报纸报道了这件事。当时年近80岁的郭沫若说,“你就像八点钟正在升起的太阳”。那时,我并不明白这个评论有多好。

能从毛的老朋友那听到一些毛的情况,真的非常激动。郭沫若说,因为中国打算用英语取代俄语作为第一外语,所以毛泽东正在努力学英语。他学会的最喜欢的两个新短语是“法律和秩序”和“反对毛泽东”。郭沫若还告诉我,毛最近已经是第四次读《红楼梦》了。

郭沫若说“文化大革命”“封锁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所有渠道”。他引用了列宁关于社会主义怎样防止资本主义渗透的论述。他解释了毛泽东是怎样把列宁关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思想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我疑惑的是,这样痛苦的代价是否值得。郭沫若的儿子在“文化大革命”中死于非命,但我们在交谈中没有提及此事。

这些步骤能成功地巩固社会主义吗?一个外国作家会强调这些远大的抱负或者结果吗?郭沫若,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他告诉我《文物》和《考古》两个刊物将很快恢复出版发行。然而它们为什么会停刊呢?谈到富于浪漫主义气息的西方作品时,郭沫若非常激动。“我真的很喜欢雪莱。”郭沫若对其他浪漫主义作品也非常喜欢:“莪默·伽亚谟的《鲁拜集》(TheRubaiyatofOmarKhayyam)也非常棒。”但是接着郭沫若又悄悄地说:“现在我们不再读这些人的任何作品了。”

也许郭沫若真的相信左倾“文化大革命”运动拯救了中国革命的精神实质。他坚持认为,只有毛泽东掌握了巩固革命成果的秘密。“列宁过早去世,没能完成这一任务。斯大林没有时间对它进行必要的研究。”

我在杂志《动机》上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了郭沫若没有讨论的问题。“中国重新融入了世界历史,但是世界历史也受到中国红色革命的影响,”我写道。“令人难以忘怀的交战状态似乎是上天注定的。历史没有赐予革命政权和革命情绪以永久的保佑。”我对一些再度上演的英雄主义的结果表示怀疑。“红卫兵模仿长征史诗般的壮举,从重庆游行到北京,又能怎样呢?”我问道。“当共产主义的全部目标在于将过去少数人占有财富变为全体人民拥有财富时,他们怎么克服平庸化呢?现代中国将无法摆脱现代性这一显而易见的规律。”

在我起身向郭沫若告辞时,我拿出了自己存有的一本他写的经典著作《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这本书是我在香港买的。郭沫若告诉我应该烧掉它。但是,翻开这本书时,郭沫若微笑着大笔一挥在书上给我签了个名。

在郭沫若和毛泽东去世后不久,中国人民对个人自由、勤奋工作、家庭价值观和财产权益的热情再一次被激发出来。毛泽东统一和巩固了中国。但是他不能改变人性。他不能消灭荣誉感、尊严感、人们对物质主义

[1] [2]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