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实体店铺  代理加盟  金融投资  人才招聘  衣食住行  企业精英  行业精英  美女吧  书法  社区
陈祖腾:商品的艺术化贩售者
2011-2-21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4552)次】

  ◎ 关于陈祖腾:

  陈祖腾,福州知名家具创意工房藤腾田老板。

  2000年,30岁的陈祖腾开创个人工作室,以藤条为原料设计桌椅、灯具等个性化家居用品。

  5年后,工作室升级为藤腾田品牌,在福州渐露风头。

  9年后,陈祖腾已是福州视觉设计产业化的一哥。

  只是,9年后,陈祖腾的藤腾田还没有实现盈利。

  ◎ 定义福州创意产业:

  创意产业应该是在一个一定社会氛围里,因为有特定客群对更好生活的追求而衍生的产业。从这个意义上说,福州压根就没有创意产业。

  ◎ 对后来者的规劝:

  不要轻易投入设计产业,前景比较悲观。

  花布鞋,牛仔裤,个性的眼镜,坐拥一个奉行极简主义但布置得别有用心的会所。一切配备都毫无疑问的指明,眼前的中年男人,是一个出售创意为生的艺术家。

  但在对话过程中,陈祖腾却竭力回避着自己艺术家的身份。

  一种情结的复苏

  迷恋于藤艺,或许是因为家族基因的关系。

  因为出身福清名门世家,于是,爷爷辈们收藏的古董家具给了陈祖腾比同龄人,更早接触华丽丽的家居产品的机会。自幼喜欢的小人书让陈祖腾有了天马行空的思维,还培育了幼时涂涂画画的“歪才”。

  走出校门后,大江南北的创业,大工厂里的折腾,让陈祖腾有了最初工业化的眼观和已经相当充裕的资本。

  这之后迎来的,才是陈祖腾开始折腾的时间。

  2000年,已经30岁,但颇有资本的陈祖腾,体内的艺术细胞再次裂变。

  偶然的机会,陈祖腾发现了原始的藤条,在光影效果下居然极富艺术感染力,平凡的藤条还能够演变成极具创意与想象力的空间。于是,陈祖腾很快将藤编家具这一原始的创意,作为了二次创业的方向。

  将藤条编成各种形状,依靠材质的天然魅力与手工的独具匠心,再有设计的瞬间灵感。陈祖腾的藤艺家具手工作坊,很快在小范围内收获了不少人气。

  2005年,在工作室的基础上,藤腾田家具设计正式亮相,以一种很放松、很自然、很阳光,纯原生态的概念在福州圈子内赢得了不小的口碑。

  一个人的福州产品设计

  因为兴趣,陈祖腾选择了藤艺作为创意产业的第一站。

  但只有兴趣,陈祖腾的藤腾田绝对无法生存到今天。

  最初的创业之旅,陈祖腾和所有艺术家的通病一样,以悦己者为荣,但很快,他的创意梦想被不安的现实,摧残地无可奈何花落去。

  “因兴趣而入行,随后开始追求一种作品中的成就感。但现实的压力开始让我面对更多的压迫。需要考虑成本,需要考虑现实,需要了解市场,需要开创品牌……”陈祖腾的艺术之路似乎濒于断裂。

  在对话中,陈祖腾将自己的藤腾田定位为产品设计产业。在陈祖腾看来,这种设计产业是泛定义的创意产业中最具挑战性的行当。

  陈祖腾介绍,国内这种产品设计的发展并不成熟。在国外,创意的制造者基本上是与生产、销售者相脱钩的。创意制造者一般只销售创意灵感,而并不涉足生产与销售环节。但在国内,创意的制造者无法寻找到与之匹配的生产、销售者。于是,在国内从事设计创意就变得非常繁琐。在福州,藤腾田或许就是第一家吃螃蟹者。

  福州,乃至全国创意产业行业的缺陷,迫使创业者必须自己提供创意、自己生产、自己销售。这无疑加大了创业者融入产业,走向市场化的难度。

  “以藤腾田为例,藤腾田不仅仅只是设计一个完美的藤艺品,还需要负责生产与销售。这其中的生产就需要包括原材料的特性研究,原材料选购、加工、编制,直到选择销售网络、打造品牌、制定价格等等环节的漫长产业链条。有一个环节不了解,整个链条就会崩溃,产业就会难以为继。”

  “在福州,这种产品设计的发展是0,除了藤腾田。”陈祖腾说。

  陷阱:迷失在创意的温柔中

  有人给陈祖腾的藤腾田贴上了“做家具”的标签。陈祖腾也欣然笑纳。

  “艺术家为客户服务并不是引以为耻的事情。相反,艺术也是一种商品。艺术家也是为客人服务的。”

  陈祖腾认为:创意产业从业者的定义并不是艺术家,他追求的是让更多人接受。

  陈祖腾的“想得开”或许源自于现实的无奈。如果不是前些年的生意场上的财富积累,或许藤腾田的品牌活不到现在。

  除了日常经营符合小众品味的艺术品,藤腾田还涉及部分家庭、企业装修工程。用陈祖腾的话说,这是在以在“俗套”上赚的钱来反哺“高雅”。

  虽然言语与艺术的气质颇有云泥之别,但这正是福州创意产业的普遍写照。

  在的设计创意产业,大量缺乏创业资本的毕业生涌向创业市场,造成了创意产业的畸形繁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批缺少创业根基的创业者,会被残酷的市场生存压力所淘汰。

  在陈祖腾看来,一个正确的从业思路,成为了是否能在创意产业中的立足唯一评判标准。是以单纯的兴趣为主导,还是定位为以营利为目的,道路的抉择有必要在创业前先理顺。

  9年的创意之路,让陈祖腾磨砺太多。如果不是入行之前的积累,或许陈祖腾已经倒在了理想与现实尴尬的交汇点上。

  “创业几年来,虽然我的想法一直都在改变与完善,但在创立藤藤田品牌后,我的想法就已经定型,在创意商品化的道路上,我寻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说到对后来者的警诫,陈祖腾如是说。

  “脱胎于艺术,但不迷恋于艺术。”这是一个贩售艺术的创意人对福州产品设计行业悄然埋下的注脚。

  资本忽略的角落

  不可避免,藤藤田也将遭遇资本之惑。

  而今的藤腾田,有加工基地,有设计中心,有展示中心,还有朴坊等地成熟的代销渠道。一个清晰的创意产业链条已经成型。但陈祖腾也清晰的明白,而今的藤腾田依旧还是无法期待资本的介入。

  陈祖腾的遭遇或许也将是更多从业者的困惑。

  陈祖腾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资本只青睐于和发展成熟的企业共享利益,并不会无端的扶持一家企业的成长。对于一个尚在成长期的企业来说,是无法获得资本的垂青的。纵然这家企业很可能是极富口碑与品牌的创意企业,但在尴尬的生存境遇面前,任何游资都可能收回对例如藤腾田企业的支持。

  而今福州的产品设计产业都还是一片未知的空白,即使是全国,要想寻找一家合格的产品设计企业,依旧寥落晨星。

  何时产品设计产业也能够获得风投们的青睐?

  迄今为止,尚无时间表。

  工业化夹缝生存

  陈祖腾不可回避工业化浪潮中泛起的一点情趣浪花。

  在以宜家为代表的大工业浪潮的到来,让很多的传统家私拥蹇者有了新的膜拜对象。

  创意化的手工作坊,如何与大工业的加工制造产业相抗衡?如何避免藤腾田湮没在工业化生产的洪流中?一道新的难题,盘桓在了设计家陈祖腾面前。

  挑战一直存在。

  样式近乎相同的藤艺家具很快的出现在了各大家具卖场。大工业化工厂作业的快速复制,使更多陈祖腾们的坚守变成了虚幻。

  不仅是家具制造产业,近乎任何纯手工的创意产业,遭遇了批量生产的工业化时代,都会被这个时代冲击得体无完肤。

  从一定角度上评判,在新近流行开来

的玩偶设计制作、家具制作等手工创意产品为例,其较低廉的初期投入与可复制性,往往成为工业化厂商创意剽窃的来源。

  如何在工业化痕迹与小众化追求中寻找到二者的契合点?这是包括陈祖腾在内的创意人需要考量的问题。

  “瞄准小众消费市场,营造具有个性的品牌感染力,这是产品设计产业中对抗工业化存在的唯一法宝。”陈祖腾表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