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实体店铺  代理加盟  金融投资  人才招聘  衣食住行  企业精英  行业精英  美女吧  书法  社区
廖华良:手机动漫边走边看
2011-2-21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4598)次】

 

    ◎ 关于廖华良:

  廖华良,福建天狼星动漫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

  1999年,进入福州大学。

  2003年,刚刚走出大学的廖华良,创建阿拉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为电信SP运营商。

  2007年,协同合伙人收购某动漫公司,成立福建天狼星动漫大举进入动漫产业。

  2年后,成为全省员工最多的动漫企业与全省最大的手机动漫制造商。

  ◎ 定义福州创意产业:

  广义的创意产业包括广告、工业设计等,动漫只是其中一个分支。福州还是一个传统的第二产业城市,缺少创意产业的生存空间。整体发展形势不如厦门。

  ◎ 对后来者的规劝:

  不要投机取巧,不要急功近利。

  80初的年轻帅老板,把玩的是年轻做派的动漫产业,很容易让人有一种幼齿型的想法。

  但在与廖华良的对话中,理智与批判始终成为了谈话的主题。

  不张狂,但却在战略上始终保留一份压制。不幼稚,但在大是大非上却带有一丝80后的狡黠。这是廖华良与其他青年创业领袖不同的地方。

  就这样上路

  统计学出身的廖华良很早就开始用统计学的思维方式,推算起自己的创业之路。

  2003年,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廖华良投入商战,与合伙人投资了当时尚属前卫的电信短信业务增值服务企业——福建阿拉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在那个通过知识通过手机信号可以快速复制的时代,廖华良与他的伙伴们掘到了第一桶金。但随后,监控的强化,短信增值业务的日渐式微让SP行业走进了夕阳陌路。

  2007年,机遇再次垂青这位年轻的小伙。在日系、美系动画片风行国内的时候,爱尝试新想法的廖华良,很快与合伙人寻找到了更具前景的投资项目。廖华良与合伙人收购上海枫雪动漫有限公司。

  用初次创业的积累,大包大揽的将原先上海动漫公司的制作团队,迁进了福州。而廖华良从此也便被捆绑在了一个创意产业的“不归路”上。

  情定动漫的朴素想法

  动漫在廖华良的眼中以怎样的方式展示的?

  如果廖华良能以一种纯粹娱乐与年轻的方式解读,或许就不构成优秀企业家的创业心态了。廖华良的解答颇让人有大跌眼镜的意味。

  在廖华良的解读中,动漫应该是源自于原始社会的一种纯粹的生活表达方式。原始社会里用各种图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遗传到而今的表达方式就是信手涂鸦的动漫。这种草根平民似的参与性,让廖华良真正的感受到了一场“平民娱乐”时代的到来。于是初出茅庐的毕业生就这样开始讲述了这段童话故事一般的产业。

  放弃尚且回报丰厚的短信SP业务,从事尚且没谱的动漫产业,廖华良的行动貌似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但在廖华良看来,却是一种己任在胸。

  不仅仅是因为对创意产业绿色GDP的青睐,而是为了见证一个时代,为了在异域动漫产品在国内兴风作浪时的文化反侵略行为。

  手机动漫的全民娱乐时代

  在廖华良的眼中,旗下天狼星动漫制作的手机动漫,应该是在全国都能排进前三甲的。

  天狼星负责手机动漫作品的开发与制作,上传至移动运营商的终端平台进行展示与推广,最终通过用户的下载量而实现与移动运营商的业务分成。

  正是通过这一简单的运作模式,天狼星现在已经有了30位专业手机动漫制作者与策划人。包括创造了奇域果、对画人生、阿凡提、乌龙院、奇域乐园、非常涩会等知名手机动漫作品,天狼星俨然成为了国内手机动漫产业的一线品牌。

  “最终的目标是拿到行业的话语权!”或许,这是对话中廖华良最狂妄的一句话。

  他有狂妄的理由。

  “目前,国内有7亿手机用户,30%的人都愿意通过手机看动漫。2008年,手机动漫实际用户达1000万。随着3G网络的普及,到明年底,这个数字将有可能变成1.5亿。”正是因为2年前廖华良的准确判断,手机动漫成为了而今天狼星的主营业务。

  2009年9月,福建省信息化局公布首批扶持建设的动漫游戏研发创作中心名单中,天狼星动漫策划的“福建手机动漫研发创作中心”顺利入围成了对廖华良最好的褒奖。而现在的天狼星正因为在国家级的动漫比赛多次捧回了第一名,而受到了文化部手机动漫团队的扶持,成为了行业执牛耳者。

  对于天狼星的战略部署来说,手机动漫是最实际、也最快速的现金奶牛。简单的业务构成与便捷的回款模式,天狼星能够快速的锻炼团队和收回投资。

  如果按照既定的盈利路线,天狼星只需要继续扮演好手机动漫产品供货商的角色,就可以稳妥地从移动平台上分到既定的业务分成。

  但眼下不安分的廖华良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做一个产品的供货商,他在向更高层次的创意梦想追寻着。

  在手机动漫的全民时代里,人人都有创意理想。如何让更多的创意智慧形成一个创意氛围空间?如何让这个汇集众多创意的空间,创造更大的价值?廖华良有了自己的想法。

  不妨集纳众智,推出属于自己的手机动漫推广与销售平台!

  “如果说天狼星出品的手机动漫是快速消费品中的可口可乐,那么原先合作的移动平台就是沃尔玛、家乐福式的大卖场。但天狼星作为可乐的制造商却已经不再满足于继续做一个单纯的产品生产商。”廖华良如是比喻。

  天狼星希望的是开设属于自己的手机动漫推广服务平台,并且不仅仅是推广属于自己品牌的手机动漫,还将带动全行业乃至个人创意品牌,并最终形成集手机动漫人才培养、技术服务、产品销售、创作团队孵化于一体的综合手机动漫公共服务平台。

  或许,廖华良与他的天狼星现在所从事的,正是在为全民创意时代的到来做着最基础也是最亟需的工作。

  创意时期,

  人人都惦记那只羊

  当呼唤了许久之后,一部绝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国产精品动漫《喜羊羊与灰太狼》在2009年横空出世。投资仅数百万即收获过亿票房,并且还衍生了服装鞋帽玩具文具各个授权厂商与电视版动画片……

  于是,这一只剑走偏锋的羊与狼的交错,以及因此而引发的思考便成为时下创意产业从业者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谁都想成为《喜羊羊》,但为什么《喜羊羊》只是偶然的现身?

  缺人,缺钱,缺前期策划,缺后期运营……行业从业者可以为此开出N个理由。但廖华良提出的是国内从业者并不缺乏赶超国际的制作能力,唯独出现的是从业理念的偏差。

  “不少人都把动漫产业看作是前几年IT产业的复制版本,希望复制当年IT产业快速翻红的暴利时代梦想。这部分人将动漫产业看作是一种可以一夜暴富的行当。

  然而,动漫产业是一种精神消费产业。它的运作规律是一个高投入、周期长、高产出的过程,这是一个需要循序渐进的产业。从业者着需要遵循游戏规则,不能投机取巧,需要按部就班。大多数企业创业的失败,正是因为心态上的失衡。”廖华良这样解释。

  人人都想成为那只成功的羊,但在追逐羊的心态上,如何摒弃功利化便成了亟需考量的问题。

  廖华良并不讳言,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天狼星将加入逐羊的行列,并不排除将天狼星旗下既有的卡通品牌进行再挖掘。

  渠道之难,天狼星的抗

  “当然,如果制作完美的动漫节目没有播出,那么最终也只能是一个光盘。”对话中,廖华良抛出了这样一个行业的警告。

  国内的动漫企业并不缺乏生产制作能力,而是缺乏对上下游资源的有效整合,并最终推向市场的渠道。

  境外,迪斯尼动漫有完整的产业链条。除了影剧院,还有卡通卫星栏目,有相关服装鞋帽的品牌体现,有游乐场等等品牌扩大化后的利润增长点。然而,国内动漫产品在衍生渠道上的表现似乎乏善可陈。

  2008年,境内共出品国产动画片12万分钟,但酒香还怕巷子深,好产品往往在推广的道路上死亡。12万分钟成功转化为有效收视的机率并不多。

  有了自己的卡通品牌,如何才能不让他湮没在推广的道路上?

  对此,天狼星有了自己的抗辩。

  今年,天狼星动漫已经成功买断福州少儿频道晚间黄金播出时段。在时段中,天狼星将旗下制作的《阿凡提》系列动画成功推向了市场。获得了市场与客户的青睐,并真正形成了自己的创意品牌代言人。

  廖华良坦陈,近期正有境外风投资本正在与天狼星进行接触,近期内并没有排除将阿凡提授权品牌在泉州进行品牌延伸的可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