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集团:攘外必先安内
2011-2-23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4411)次】

  在距离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448天的时候,《新财经》记者采访了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


  作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乳制品赞助商,伊利大厦大厅正前方的倒计时表,让记者对这一天留下了清晰的印象。


  安内:五个指头和一个拳头


  伊利是个拥有3万多员工,主营业务收入高达163亿元的上市公司。企业大了,人员多了,机构设置不合理、多重领导等“大企业病”的发生概率就越高。对于每年都要新增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伊利来讲,预防重于治疗。管理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潘刚似乎并不用费太大的力气,“要想防范和杜绝”大企业病“,需要对企业管理提出非常高的要求。伊利靠的是制度,一个是人性化的管理,再一个是通过企业文化的熏陶,达到提高员工凝聚力。毕竟,这么大的企业绝对不能光靠人治,一定是靠法治、靠制度;最后就是依靠企业建立完善的流程制度和合理的授权。”


  潘刚所说的“授权”是在“放权”的前提之下。伊利拥有五大事业部:液态奶、奶粉、冷饮、酸奶四大产品事业部和原奶事业部,原奶事业部为前面四个事业部提供原料保障,在管理上相对分散。


  潘刚喜欢将这五个部门形容为五个手指头,“五个手指再有力量,也不如拳头更有力量。”话是这么说,要把五个指头变成一个拳头,是需要大脑的控制和引导的。2005年,潘刚开始考虑如何充分利用事业部的资源,进行更好地配合和整合。毕竟,企业参与竞争,是整个产品链和供应链的竞争,而不是某个环节的竞争,需要产供销、研发、技术、基地等形成一个完整的合力,在相互配合中发挥自己的优势。


  整合,说起来好听,但是,不小心就会形成“一股独大”或权力相对集中的结果。潘刚对此早有准备,“我并不是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到董事长、总裁这里,而是分散到各个职能部门,再实行集中的精确管理。例如,伊利集团人力资源部门就要把五个事业部的人力资源整合起来,进行人才的整体调配,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在技术研发部门,要把五个事业部的技术研发力量整合起来,去推动,进行协调配置,使得各个事业部达到资源共享,实现资源优化。”


  在这种有“收”有“放”的整合中,使各职能部门都能更好地发挥自己职权内的能动性,也让潘刚感觉“收放”自如。


  在伊利,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6岁,年轻就有激情。激情其实也算是一种企业文化,尤其是对于一个新生不久的企业,更是一种优质的源动力。


  攘外:孤独并坚守着


  近期,跨国公司达能并购中国娃哈哈的事件被炒得热火朝天,或许是其中的各种猜测应了看热闹人的心态,或许是因为乳品行业实在是太安静了。


  对于双方的合作,作为同行,潘刚觉得强强联手,各取所需没什么不好。


  姑娘大了,想嫁个好人家也是无可非议的,而男方留意女方的嫁妆是否丰厚,在这个注重现实的时代也是可以理解的,爱情的成分有多少,只有双方当事人最清楚。


  潘刚的语气虽然无异,但是,伊利至今“独身”是记者一直困惑的地方。蒙牛的发展策略一直就是“傍大款”,刚起步的时候傍伊利,然后是摩根士丹利,最后是达能。


  在乳品行业,伊利于“才”、于“人”、于“德”都算得上是“精英”,为何至今“未婚”?


  对于这个问题,潘刚的回答非常干脆,“我们现在拥有非常顺畅的渠道,资金也并不缺乏,所以,不需要傍大款。”中国企业和外资合作无非就是几个需求,一个是缺钱;第二个是缺技术、缺管理;第三是为了享受国家免税的优惠政策。在技术管理各方面,伊利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技术,几年中在资本市场又融到了几十亿的资金。


  至于税收优惠,的确是众多企业最看中的一点。据记者了解,只要拥有合资血统的乳品企业,就可以享受税收优惠。伊利不是合资企业,2006年缴税10个多亿,比排名第二的乳品企业多缴7亿多元。


  除此之外,财政部最近发布了2007年第2号公告:自2007年3月1日起,新批准的国内投资项目进口设备一律按照《国内投资项目不予免税的进口商品目录(2006年修订)》执行。也就是说,从2007年3月1日起,凡是中国企业进口外国设备,需增加30%的税;而中外合资企业不必缴纳这项税款。伊利每年需要进口10个亿的设备,又增加了3个亿的税款。


  尽管如此,潘刚坚决认为,“如果单纯为了享受税收政策而去傍大款的话,还是肤浅了一些。企业做大以后,需要承担的还有社会责任。”


  暂时拒绝外资入股,但并非拒绝外国市场。早在2001年,伊利就已经把产品卖到香港、澳门、越南、缅甸、老挝等地区,但是数量非常少,这不是伊利一家面临的问题。到今天为止,整个中国乳品行业的出口总量少得可怜,为什么?潘刚认为,那些地区都不是乳品市场的主流,“就目前世界乳业发展的潮流来说,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所以,现阶段,伊利会把重点放在国内市场,要做深做透国内市场。有句话说,世界是平的,所以,无论你的市场在哪里,只要你的规模、技术、产品、品牌等站到了这个行业的最顶端,你就是国际化的,你就是世界第一流。”


  如此看来,伊利坚决“独身”的原因也就日渐清晰,而它也成为几大乳业巨头中唯一一家民族工业企业。


  潘刚如何看待竞争对手


  刘翔在多哈亚运会上夺冠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刚开始他只是想正常发挥,但是从一起跑,就觉得身后有个黑影,于是,他选择了加速,再加速。那个黑影,就是史冬鹏。而始终追赶刘翔的史冬鹏,也一次又一次跑出个人最好成绩。


  所以,跑道上不能只剩下一个人,那样,既没有目标,也没有动力,更不会有新的突破。


  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如此,垄断并不是最好的模式。企业间的分化组合,应该是企业自己的事情,尽管竞争可能会导致资源浪费,但是,更能换来竞争者和整个行业的飞速进步。


  记者手记


  采访原本是安排在前一天,由于潘刚得了急性肠胃炎而延期。整个采访过程,潘刚的坐姿都没有什么变化,可以看出,他是在极力掩饰身体的不适。如果不是怕失信于人,潘刚此时应该是在医院里输液。当一个人成为一个企业的当家人,一个行业的领头人的时候,他似乎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了。面对潘刚苍白的面容,逐渐变弱的语气,记者主动结束了此次采访。


  而伊利,还不想过早成为孤独的舞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