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朵思:管理一万亿美元的女人
2011-9-24  来源:网上搜集  【点击次数(2767)次】
7月底一个闷热的早上,玛丽·卡拉汉·欧朵思(Mary Callahan Erdoes)只睡了三个小时就开始忙碌,还眼看就要赶不上一个访谈。她的保姆也不知去哪了,三个孩子(分别是9岁、7岁和4岁)没人照料,或许这是因为保姆知道欧朵思刚在欧洲与一群俄国亿万富豪和德国金融家会面,以为她不会一大早就回来,至少要等到第二天。她回家后收到了第一份大礼:一封紧急邮件(标题为:“救命!”),这位客户正准备收购一家公司,希望欧朵思分析一下希腊获得第二次紧急救援对汇市的影响。“现在我有空跟你共处了,”她对我说,虽然相当友好,但她不忘暗示时间紧迫,“这整个周事情太多了。”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部门管理着1.3万亿美元资产,作为其执行高管,忙碌自然是家常便饭。欧朵思掌管的是全球第五大资产管理公司,旗下有第二大对冲基金、美国最声名显赫的专为巨富阶层服务的私人银行以及其他超过200种投资类型。欧朵思执掌该部门后第一年,其利润就增长20%至17亿美元,营收达到90亿美元。

欧朵思与贝莱德(BlackRock)和太平洋投资管理(Pimco)等直接竞争,这使她年仅44岁就成了华尔街最具权势的女性之一。她还是有望最终继承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的少数几位人士之一,其他候选人包括证券服务部门的主管迈克尔·卡瓦纳(Michael Cavanagh)和投资银行家马修·赞姆斯(Matthew Zames)。欧朵思声称,她太忙了以至于没闲暇来憧憬更上一层楼。“如果你让某人从事某工作,他却花时间想下一份工作,哪怕只是片刻时间,他都不是合适的人选。”她如是说。

欧朵思身高只有5.2英尺(约1.58米),但在摩根大通的名声却大得很:她工作勤恳,为员工着想而且善于营造个人关系。她曾经从美国这头飞到那一头,专门花一天时间帮助一位患帕金森症的客户理解各种不同的投资选择。不过,可别以为她“好说话”,她曾与金融界最强硬的男人们针锋相对,譬如亿万富豪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和丹尼尔·奥克(Daniel Och),并为摩根大通私人银行客户赢得专享他们的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投资服务的权限,而且条件很优惠,这在华尔街着实难得一见。“她擅长领会他人的感受,作为一个女性,有时这会被误解为软弱,”负责投行业务的摩根大通二号人物詹姆斯·斯塔利(James “Jes” Staley)评价道,“其实她非常热衷竞争,可以正面挑战任何与我共事过的男性经理人。”

这种性格肯定与她的成长经历有些关系。欧朵思在伊利诺伊州温内特卡(Winnetka)的一个爱尔兰裔天主教家庭长大,有三个兄弟。她的父亲帕特里克·卡拉汉(Patrick Callahan)是一位芝加哥投资银行家,偶尔会带她去办公室,从父亲那里她开始学习金融知识。女性在她的童年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欧朵思就读于一所只招女生的天主教高中,除了数学成绩杰出外,她还练成了全国一流的骑手。她那人脉广泛的祖母“伊奇”(Izzy)还给她找到了一份在金融公司暑期打工的机会。欧朵思后来考入乔治敦大学数学系,成了该专业唯一一个女生,不过那时她对学业产生了怀疑,不太明白在图书馆花大量时间解方程有何意义。“我还记得她说,‘爸,我现在心态不太好,这肯定会影响平均成绩的,鈥”帕特里克·卡拉汉回忆说,“我告诉她,‘玛丽,数学专业的毕业生参加面试的话,绝对不会有人问你平均成绩怎么样的。鈥”大学毕业后,欧朵思又进入哈佛大学商学院读了工商管理硕士(MBA),在那里还遇上了后来的丈夫菲利普·欧朵思(Philip Erdoes),后者现为纽约风险投资家。

1996年,欧朵思从信孚银行(Bankers Trust)的公司金融部门离职,转投摩根大通私人银行部门,从事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管理。她用货币市场产品吸引那些刚刚卖出公司的客户,然后逐步拓展合作关系,为这个原本业绩不振的部门的复兴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公司内部,她后来将交易员和投资组合管理人员的角色合并,缓解了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尽管如此,欧朵思2005年成为私人银行部门掌门的最有力竞争者时,仍然出现了反对意见。一位资深摩根大通银行家认为,把如此重大的工作交给一位刚生了两个小孩的妈妈,似乎有不公平之嫌。他的反对意见被驳回了。欧朵思不留情面地指出:“我无法想象有人会对两个孩子的父亲说这样的话。”

华尔街素来是“男人顶起整个天”,欧朵思是这里罕见的女明星。她成功的理由之一听起来平淡无奇:在工作上投入大量时间,以引起上司的青睐。小戈登·福勒(Gordon Fowler Jr.)说:“不管什么时候你发个备忘录给玛丽,都可以很快收到她用黑莓发来的回复。”福勒曾是欧朵思的职场导师,现在执掌资产管理公司Glenmede Trust。欧朵思多年前就放弃了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的想法,转而追求她所谓的“工作与生活融为一体”。有时她会前往孩子的学校,接他们放学,然后再返回办公室。“没有什么能替代辛勤工作,”她说,“成功路上运气因素自然也有一些,但第一个进办公室,最后一个出来这种奋斗精神是不可或缺的。”

对于特别优待女性的措施,欧朵思认为是一种侮辱。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推行了新的性别定额系统,欧朵思对此很不以为然,她和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共进午餐时也表达了这种态度。随后,欧朵思和杰米·戴蒙一起参加CNBC电视台访谈节目时,也不忘提及该问题,“不幸的是,如今人们来到达沃斯,看到一些女性与会者时,可能会心生怀疑,‘你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你很有成就,还是因为你是女性?鈥”

恐怕没人会质疑欧朵思的成就。在她的管理下,摩根大通私人银行业务客户数量年增长15%,管理资产增加了2,380亿美元。因此,几年前摩根大通高管重组时,戴蒙请欧朵思出任资产管理部门主管,并成为该行运营委员会一员,这时已很少有人为之惊奇了。她就任的时机也不错:该部门投资回报率很高,而且不会占用摩根大通日益稀缺的资本,摩根大通在次贷危机中的表现也打动了不少客户,吸引大量新资金涌入。

欧朵思希望在国际市场积极拓展,并扩大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业务的规模,入职没几天她就找到了一箭双雕的办法。在她的敦促之下,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部门旗下最大对冲基金高桥资本管理(Highbridge Capital Management)的负责人格伦·杜宾(Glenn Dubin)决定收购巴西Gávea Investimentos,后者是一家管理着79亿美元的投资公司,由巴西央行前行长阿米尼

奥·弗拉格(Armino Fraga)运营。弗拉克原本无意寻求盟友,但杜宾和欧朵思成功地说服他卖出了多数股权,这次交易的谈判和完成历时一年。“玛丽处理事情的态度平易和客观,通过她与摩根大通打交道容易得多,这推动了交易达成,”弗拉格说,“她目光长远而又脚踏实地,兼具这两种品质颇为难得。”

近来全球市场波动剧烈,令人头疼,而欧朵思的投资集团今年稍早些时候就开始回避股票,转而押注于投资级的高收益率债券,这一策略现在看来相当明智。她希望募集新基金,专注于收购欧洲不良资产或投资于中国迅速发展的企业。她的部门获得了投资者的青睐,大量资金涌入,去年流入创纪录的690亿美元,而今年以来也已有460亿美元。“我们总是不断尝试综合考虑诸方面因素,最大的难点是没有路线图可言,”欧朵思称,“奇怪的是这很令人兴奋,因为一切都是瞬息万变的。”

文章出自财神爷网http://www.csy158.com/

[1] 


相关评论:
发表对此信息的评论:
评论人:   匿名发表
表情:   大家好 你好棒 报到 好 好帅啊 赞美主恩 赞 赞 赞一下 美女
评论内容:  

500个字以内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 剩余字数:

验证码:   看不清楚?